从而更想要从父母的期望中逃逸出去


信息来源:http://infotekindia.com 时间:2019-08-25 01:13

  前两个故事都在讲控制,家长如何控制子女。小伟妈妈的控制具象化为了遥控器,通过遥控器控制小伟的生活,让他停留在某一天直到满足她的要求,或者用来抹掉他的初恋。小伟没有丝毫的选择,连死都不可以,“你不可以有这种想法”,他绝望地困在了母亲的要求中。

  《猫的孩子》里,学习就是钟国衍的全部生活,他根本来不及发展出自己喜欢的事。喜欢一件东西需要有点距离,能够抽身观察并加以欣赏。被包裹住每一个细胞而不能呼吸时,哪怕包裹你的是最喜欢吃的甜点,美感也难以产生,钟国衍以及处于钟国衍境地的孩子也没法喜欢上学习本身。不知道喜欢做什么是青春期被剥夺了了解、探索自我的机会后,一个没有形成真实自我的空壳面对社会和生活需要作出选择时的茫然。

  近几年,“妈宝男”这个词火了,人们用它来概括缺少给予爱的能力、不为自己的生活负责任、总之没有自我的男性。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包宝宝》为我们揭示了产生这种男性的一些原因,去年中国台湾推出的诗选剧《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更为深刻地探讨了养育孩子存在的普遍问题,把亲子关系的矛盾戏剧化、尖锐化,演变出恐怖片的效果。中国男人“为什么”成为了现在的模样?前两个故事《妈妈的遥控器》和《猫的孩子》里可能有答案。最近,这部电视剧也在大陆视频网站上线,期待有更多人开始关注这种不良家庭教育的后果。

  在第二个故事《猫的孩子》里,修房顶的工人其实给了我们一个示范,即使父母关系破裂,父亲消失,生活中有个良好的父性形象出现,也会让生活透进一缕阳光。修房哥先是劝钟妈妈管一管家教,打孩子打得太厉害,又劝钟妈放松点,让小孩子自由成长,“自然会考满级分”。婚姻走到尽头,孩子父亲消失,并非是世界末日,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引入一个良好的父性权威形象也能帮助他认同男性身份。故事的结尾,钟国衍跟着修房哥做了徒弟,找出了一条可能的成长之路。

  人是向往自由的独立个体,哪里有控制,哪里就有反控制。小伟用假成绩单、翘课、撒谎进行抗争,努力留下一点自我空间,阿衍的学习障碍很难说是不是心理上防御母亲入侵的自我保护,他后来人格、精神分裂却可以肯定既是被窒息、撕裂的结果,又是一种保护方式。

  不少人要面临两次“不知道喜欢做什么”的重大危机,一次是选择大学专业,一次是毕业后选择工作。他们真的没有喜欢过做一件可以当作工作的事情?世界上不存在他们喜欢做的工作吗?

  表面上两个故事里的问题主要出在母亲身上,母亲让儿子窒息,母亲逼儿子上进,责任在母亲。我们稍微想想,却发现儿子与母亲的矛盾虽然尖锐,但关系也紧密,倒是父亲都无形。在亲子、亲密关系中,好的关系胜过不好的关系,不好的关系胜过没有关系——婴儿与他人没有关系发生,等待他的就是死亡。

  控制孩子是为了达到光宗耀祖的目的,具体地讲,为家长脸上增光。反过来品味这个理由,折射出家长是失败者,需要借助孩子变成成功者。失败既可以是成功的社会定义的反面,如经济水平低、社会地位不高,也可以是自己在心理上的定义:只要没成为内在父母的完美小孩(不可能达到的目标),就是失败。

  钟妈妈重复了很多次“妈妈会陪你一辈子”,她从未打算让儿子成为独立的人,退出他的生活。

上一篇:用自身的坚强、勇气温暖了陈末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