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万·卡尔波维奇笑了:“瞧我遇到您的时候您手里要是拿着球花


信息来源:http://infotekindia.com 时间:2019-09-18 18:09

  专题文学类散文阅读之主旨手法(时间:分钟分值:分)班级学号得分.【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第六中学届高三月阶段考试】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列小题。(分)纺车张拓芜夏夜的梦是恬适的。那张宽大而又深沉的床经常被我一个人独占。竹席已被汗和油浸成深红色蚊帐是灰灰的四根床柱子被岁月髹作了紫酱色风从窗口吹进来镂着“寿”字的帐钩碰击着床柱子叮咛叮咛像风铃一样的发出清越的声响伴和着母亲的纺车声那是一阕母亲的摇篮曲那是人间的天籁。纺车是母亲生活的一部分也是她生命的一部分。从少女时代就一只手牵着一只手摇着把少女摇成了白发的老妪把挺直的腰杆摇成佝偻。然后再教十六岁的女儿摇。再过几十年十六岁的女儿也会摇成六十岁的白发婆婆叮咛声一声声的传下去呜呀呜呀的纺车声从远古传到年轻姐姐的手上每个人都得挑起承先启后的责任大约这就是历史至少是历史的一部分吧。纺车是母亲的嫁妆是当年跟着母亲的花轿一道进张家大门的。打这以后姐姐妹妹和我鸡鸭牲畜缝缝补补以及那架历史悠远的纺车成了母亲的全部。总是被那呜呀呜呀一声高一声低的纺车摇醒。睁开眼从灰黯的蚊帐透视出来一盏昏黄疲惫的清油灯正照着母亲佝偻着的一团影子。影子忽儿长忽儿短皮影子戏一样的贴在地板上。灯盏是粗陶碟子只是不情愿的噘着一张嘴一共只有两根灯草芯伸出半个脑袋没奈何望着这间古老、黝暗、沉寂的卧房。这间老屋怕有百十年了传到父亲这一代已经是第四代。屋顶每隔三年便得翻一次。夹墙里的“家蛇”已经碗口粗。一百多年该是多少天三四万个夜纺车声从没断过。从奶奶的奶奶那个时代起呜呀呜呀声便在这间屋子里响着这是中国农村的夜。有了儿子还不能算熬出头除了像奶奶一样有了孙子才能捧白铜水烟袋呼噜呼噜悠闲地吸两口其实她老人家并没闲着眼睛始终离不开藤条篮子里的纺锤子她老人家一直在背后监着工哪!“怎么才三个“我年轻的时候一夜要纺六七个纺锤子哪!”这还是刚起头哪才二更哩。奶奶说她当年也曾常受她婆婆的唠叨。照这样类推下去母亲也可把唠叨寄托在我身上有天我长大了娶了媳妇母亲就可以有找头了。但是母亲不是这种型的她把什么都传给姐姐唯独没有唠叨和抱怨。她受多少委屈吃多少辛酸总是默默地忍着尽管往肚子装。母亲平时连话都少说姑姑说她是金口玉言。母亲年寿不高四十九岁那年得了牙痈与世长辞。那时我才十岁母亲没能见到她的媳妇和孙子母亲打开头就没存心在她媳妇身上得找头的。那架纺车是大舅舅自己做的为了传宗接代纺车的座子是枣木板凳改装的枣木坚重不蛀不朽管用一二百年。管着纺锤子的那个六片竹片子绷起的空心轮子竹片已换过好多次摇把的铁轴子已被磨损细得像根小指头唯独那块工字型的座子还稳重地四平入稳地停在地板上纹风不动。冬天纺麻夏天纺棉。纺棉较干净些只是纺锤子上拖出来的棉绒飞满一房子飞满了母亲的一头一脸竟分不出哪是白发哪是棉绒了薄薄地落满一头在昏黄的青油灯下竟像奶奶房里那张观世音画像头上的光圈。冬天纺麻总是一屋子的青臭那是刚从浸在水里的麻皮身上发出来的怪味。母亲的双手总是黑污污的用衣袖子擦眼睛。姑姑和母亲的姑嫂感情很好特地把父亲的一条破围巾拆了为母亲打了一双毛袜和半双手套因为麻皮肮脏毛线只打了手背的一面指头上是一根线头套着。母亲姓沈娘家在南陵县白箬坑。那是一个偏僻、贫穷、落后、闭塞的山村。母亲是兔年生的讳兔娘。她不识字却能背几句女孝经。母亲一年到头种麻种棉养蚕缫丝整年与纺车为伍却从未穿过一件像样的衣服临入殓时还是穿着那套洗得发了白磨得发了光的安安蓝裤褂姑姑看了心酸当场脱下那件奶奶遗留下来的团花缎子夹袄放进棺材一齐下了葬。我既不知道母亲的生辰也不记得母亲的忌辰想起这我就恨自己!那时已经十岁应该懂点事了偏偏什么都不懂!想起姑姑赠葬的那件团花酱色夹袄推断大概是暮春三月每逢杜鹃花落的时节我便想起那架古老的纺车想起母亲的慈颜不能自已。()下列对散文有关内容和艺术特色的分析和概括不恰当的一项是()(分)A.文章开头说“夏夜的梦是恬适的”由此

上一篇:花下还有绚烂的年华 下一篇:没有了